本体君

all向患者

概率

注意/原创雷同见谅 脑洞来自与某沙雕日常小说的忧郁系结尾与后记 bg向

概率从来不是自己掌握。
——题记

大学的时候宿舍有个人特别娘。
但鉴于我宿舍的人也没那么开放,也不过就是叫他『人妖』『小姐』什么的,以及没事的时候装作黑社会老大然后挑起小姐的下巴,用假装霸气的语气说道
【女人……不对,男人……也不对,还是女人,你已经引起我的注意了】
虽然小姐并没有暴力到打我们,但翻个白眼还是有的。

小姐唯一不娘的那一次是在12月24日那一天。
他向甚至比他高十公分的校花表白了。
后来校花答应了,然后小姐就很高兴地请我们吃饭了。
那天晚上我们少说也得吃了他一千五百多一点。

但事实给了他一巴掌,那校花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在榨光小姐半年的生活费以后就和一个家里搞房地产的富二代在了一起。
小姐得知自己被绿那一天本来还傻乎乎的想要拿自己工资买的塑料但是好看的项链给她,结果就撞到了校花和富二代在说话,还时不时有些肢体动作。

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过争吵,但我确实是看见那条小姐曾经拿在我们面前显摆结果惨遭吐槽的项链就那样静静地躺在一棵树下。
据我所知那是小姐和校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后来我们劝小姐说【好猪总会找到白菜的!】【忘了那个女人吧,难道有右手君还不够吗?】【心情不好的话就喊一句吧,如果心情还是不好那就去烧love hotel吧!】……
但他还是没笑,像个傻逼一样,看着天花板。
第二天小姐的眼眶很明显是红的,却一直笑着,很假,假到让人不想揭穿。

男人追妹子的手法大部分还是很老土的,比如像我同一个宿舍的『马里奥』(原因来自我们刚认识那天他提着个像工具箱的东西又戴着红帽子)。

他追求一个证书拿到手软的学霸妹子的时候就是喊着【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气势之大让人有一种这人根本不是表白是切腹的感觉。
结果人家学霸鸟都没鸟他一样,直接走了过去。
当着那么多人的眼下,马里奥也只好涨红了脸继续跪着。

到了十一点我们才开始担心这人该不会真的一直在外面跪着吧,果不其然,他像个智障一样跪着那,穿的又少,不停的打喷嚏。
不管我们怎么劝马里奥,他就是不走,最后我们心一横,把他丢在那,留下【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你就别回这个宿舍了!】【我会告诉阿姨你被别人搞大了肚子但是不敢做人流的事情的!】【你既然已经忘了大明湖畔的小姐那么你还是回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吧!】【啊靠!死花匠你又损我!】等诸多狠话,啊对了,最后一个无视一下。留下高冷的背影离马里奥远去。

这个晚上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扛了一床被子给了马里奥。
呵,兄弟。

但是马里奥的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学霸第二天就答应了他,给的答案是【我昨天算了算,如果我不答应你我的名声可能会变差,而这会影响我的证书考取。此外,我还可以多获得一个好差力。】
虽然很欠揍,可是从蜜汁意义上马里奥却很高兴。

两个人几乎是天壤之别,一个以后要出国,另一个,以后没准要啃老。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大学毕业没几年就给我们发来巴黎的邀请函。
也是很刺激了。

相比起前两位壮士,我的另一位舍友『精卫』(并没有特殊意义,只是因为一次在肯德基请他喝可乐,他向人家要的冰块把杯子填的满满的,连吸管都塞不进去)就显得很怂了。

精卫从大一入学的时候就喜欢上一个大二的黑长直学姐,虽然我们觉得这个人实在普通,混在人群里都找不到,却还是微笑着支持他表白。
可是没想到精卫是个只有闷没有骚的人,直到最后学姐毕业他也没说什么,甚至在学姐重游故校的时候他也不敢说什么【我当初好傻的,居然暗恋学姐你两年哈哈哈~】,只是说了句【欢迎回来】就再也没说什么了。
后来这个梗被我们玩了很久,但精卫还是个很闷的人,不知道怎么还嘴就任凭我们说。
直到他结婚那天,我们也玩过这个梗,但他没说话,新娘子也没说什么。
之后我听说精卫离婚了。
我想他应该是迫不得已才娶的那个扎麻花辫的女人,大概是因为,他的结婚照上,都没有笑吧。

宿舍的时候,他们都笑我是个没故事的男同学。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和所有言情剧一样,我有个从小玩到大的邻居竹马,叫林阿白,而我叫她傻白,最后被强制要叫阿白。
小学的时候我们被堵在小巷子的时候就会并肩作战。虽然大部分都是我躲在阿白后面看她打。

初中的时候我们并不在一个班,却因为经常一起回家,被人传绯闻,甚至被教导主任叫到过。但我们明白就行。
有天阿白神神秘秘的,跟我说
【老方,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后来的时间里我替她又是收集信息又是帮忙想情书,险些被人认为性取向不明。
好在阿白很快就就向那个男生告白了。

但高二的时候阿白又来找我了。

那天晚上她把我拉到一个小摊,点了一瓶酒,我想要说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瓶酒被干完了,气氛就陷入了诡异之中。

【我和他分手了】
阿白撑着脸,看着马路对岸说。
我没有给她答复。

气氛又是长久的沉默。

最后我两什么都没说,阿白就走了。
一周后她搬家了,把所有和我有关的东西全部丢在了我家门口。

之后我会想着,她大概是希望我说些什么的,哪怕只是嘲讽,但那也是足够证明我还在乎她的。
但我什么都没给。

这样想我大概是个人渣。

可阿白还没搬家前说我是个死矫情。
我想这个应该比较靠谱。
end
说的简单点就是四个男人的爱情故事。
天知道是谁给了我勇气发这么无聊的东西。

评论